※中秋賀文,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此為沉月同人,伊那文

※不流暢、胡扯、根本捏造

 

「賞月、烤肉、變嫦娥。」  -暉侍

「怎麼可能會沒有變嫦娥這種事!」  -范統

 

  即使恩格萊爾回到西方城,對那爾西來說沒有太大的改變,處理政務的是他,簡單來說他依舊是代理皇帝,而恩格萊爾便是一天到晚都在宮外,在宮裡也只是練練劍罷了。

  現在那爾西正覺得煩悶,桌上那數不清的文件裡有件來自他的兄長-修葉蘭的文件,內容讓他覺得莫名,看了許久後便在文件上寫下“不予受理”四個字後交給下人返送。

  文件才返送沒多久,擺在一旁的魔法通訊器響了起來,那爾西伸手將魔法通訊器拿起然後看了下上頭的編碼,果不其然這編碼正是修葉蘭的,那爾西無奈的接通。

『喂、喂-那爾西,怎麼只寫了不予受理就退回來了?』

「你那跟新年聚會有甚麼不一樣?幹麻多此一舉浪費預算。」

『不要這樣嘛,這也可以多讓你增進人際關係啊,可以與大家同樂…』

  增進人際關係?雖說重要但我根本沒甚麼興致想去增進人際關係,就連西方城這我都沒有做好,還扯甚麼東方城…

……最後那句才是你的目的吧?」

『那爾西你怎麼老這麼想呢?』

「要是沒別的事,我可要掛斷了...」原本就要這樣掛斷的那爾西又說了一句話,「要是想到能讓我接受的文件也不是不行。」

他會這麼說是為什麼呢?也許是有這麼一點想做好人際關係,但這也是以為了修葉蘭為前提所說的。

『那爾西謝謝,哥哥我感到好高興,我』那爾西知道後面修葉蘭又會說些肉麻的話,沒等修葉蘭說完,就將通訊器掛斷。

  反正辦這活動也頂多心血來潮,然而動機多半是為了東方城、為了范統而我不過只是達成其目的的藉口嗎?是這樣子的嗎修葉蘭?對你來說我真有如此沉重?

「喂!急件。」

「你都是這麼無理的嗎?鬼牌劍衛。」那爾西看了看伊耶然後接過文件,伊耶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那爾西看了文件的內容也明白眼前的伊耶為何看起來是如此的不悅,「他也這麼喜歡東方城是嗎?再說他才是皇帝,自己決定不就得了?」那爾西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那用毛筆寫出的文件。

  伊耶沒有說話,不耐煩的站在一旁等著那爾西簽文件,等待之餘他環視了房間四周,最後視線停在那爾西的身上。

  真的挺像的,跟恩格萊爾是因為皇室關係嗎?看他一副虛弱樣,有按時吃飯嗎?長的高是幌子嗎?

「我說伊耶,你沒事直盯著我做甚麼?」

「又不是件不得人,多看你個兩下是會怎樣?」

「你算了,告訴恩格萊爾叫他自己決定就好了。」

  在這之前那爾西還得等修葉蘭給他可以接受的文件,為了減少疲勞轟炸就直接交由恩格萊爾決定正好。

「你吃過中飯了嗎?」

  那爾西聽完後一臉疑惑的看著伊耶,「想約我吃飯?」

「你有空嗎?」

  看伊耶似乎有意要請自己吃飯,那爾西頗為訝異。

「如果我說我沒空呢?」那爾西看著伊耶輕笑。

「那就當我沒說吧,告辭。」

  既然有人找上門了,也許可以因此做好人際關係,只是吃個飯應該可行的。

  在伊耶要離開時,那爾西喚了聲「你在門外等我一下吧。」

「你耍我嗎?」伊耶說完便把門帶上,站在外頭等著。

  伊耶走出去後那爾西站在鏡子前整理下頭髮和衣著,一旁的雪璐似乎知道那爾西要出門了便開始啾啾叫起。那爾西抓起一把飼料餵起雪璐後就走出了房間。

  見那爾西走出來時,伊耶不禁驚了一下。原來他有這麼高啊?剛剛一直是坐著所以看不出來,沒想到站起來卻這麼高,伊耶往那爾西的腳看去後,表情從訝異變成不悅。都長得夠高了還穿這麼高的鞋

「我是有長的奇怪到能讓你一直看嗎?」

「不奇怪,你很好看啊,那張臉。」

「我只答應和你吃飯可沒說要讓你虧。」那爾西撇開頭,怎麼覺得剛剛心臟漏跳一拍,心悸嗎?

  走到餐廳,兩人向廚子交待自己想吃些甚麼就走到餐桌前坐了下來。

在伊耶拉開那爾西對面的椅子時,那爾西便開口說:「你的位置不是在這裡吧?」

「反正又不是正式的聚餐,既然說要跟妳吃飯,坐那麼遠不就沒意義了嗎?」

伊耶的話使那爾西有點不自在,會這樣和他說話的除了修葉蘭外似乎就沒有了,然而除了不自在外其實他還感到些許的高興。如果做好人際關係,那對象伊耶一個就夠了吧?

這時餐廳的門打開了,廚子推著餐車進來,將餐點和餐具擺妥後說:「兩位大人請慢用。」

「我說你怎麼吃這麼少啊?」舉起刀叉往自己中餐進攻的伊耶如此問道。

「我本來就這份量,而且我也不想在吃飯這事花上過多的時間。」那爾西捲起盤中的麵條說著。

「你該多吃肉的。」伊耶拿起手邊的一盤烤魚放在那爾西面前。

「啊」那爾西本想拒絕但又退縮了。

  對我這麼做有甚麼好處嗎?伊耶是怎麼想的關於我這個人。

「你到底有甚麼目的?」

「目的?」

「約我吃飯又不斷的在虧我難道不是有目的嗎?」

  伊耶放下刀叉,眼神變得更加兇狠,似乎很火大。

「一定要有目的才能接近你嗎?」

「我曾經殺死你弟弟你還願意靠近我?」

「那時我又還不是他哥,再說我本來就不是他哥。」

「那你是為什麼要接近我?」

「你一定要追根究柢嗎?」

  那爾西沒回答,就眼神直揪著伊耶。

……因為你其實是有用的人而且我不討厭你。」說完後伊耶站起來,便離開了餐廳。

  不討厭就代表喜歡嗎?我是否能這樣解讀?

那爾西將嘴擦淨,也離開了餐廳,然後跟廚子交代了些事情就回到房間。

 

***

 

「伊耶哥哥!」朝著伊耶跑過來的是恩格萊爾也就是西方城的皇帝。

「你怎麼在家?」

「今天范統不在,珞侍也在忙。」

  那個叫“飯桶"的回到幻世後好像被東方城的國主抓去當代理侍就沒有太多時間和恩格萊爾玩了,真希望恩格萊爾會因此正視做為皇帝的職責這樣那爾西也不會這麼辛苦了吧?

「伊耶哥哥,剛剛拜託你的事怎樣了?」

「那爾西沒跟你說嗎?」

「他到底怎麼說?」恩格萊爾語氣平平的問。

  啊、說到底那爾西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開口說話即使有魔法通訊器這東西。

「他說皇帝是你,你自己決定就好。」

「我知道了,那我去東方城找一下梅花劍衛好了,掰掰伊耶哥哥。」

「記得早點回來。」

  看恩格萊爾走遠後伊耶轉身走上樓梯。

「歡迎回來伊耶少爺。」一旁的侍從鞠躬後打開了門。

走到大廳時一旁的女僕向前對伊耶說:「剛剛那爾西殿下命人送來了一些食物,說是要給您的,請問現在要用嗎?」

「好,父親呢?」

「老爺在房裡。」

「知道了。」

  伊耶到餐廳裡坐了下來,家僕將食物一一的擺上桌後,發現有盤烤魚只剩一半。

僕人見伊耶死盯著那盤烤魚看,便緊張的說:「抱歉我沒注意到這魚我這就去扔掉!」

「沒關係,放著就好,你們可以先下去了。」

「是、是的,請您慢用。」

  你這又是為了甚麼呢?那爾西。

  正當伊耶還在吃東西時,腰間的魔法通訊器響了起來

『伊耶哥哥嗎?』從通訊器傳出的聲音是恩格萊爾

「幹甚麼?」

『我們發現其實今天就已經是中秋節了所以今晚大家要出來烤肉。』

「中秋節是甚麼?」

『梅花劍衛說是賞月、烤肉、變嫦娥的節日。』

「前面兩個我能理解,最後一個是甚麼鬼?」

『我也不知道耶,因為那是范統那個世界的節日,梅花劍衛提議辦的。』

「又是范統所以你今天託我的就是這個?」

『嗯梅花劍衛說如果是我的話通過率比較大。』

……

『要來參加喔!我會在東方城等你的

「喂、恩格萊爾!」

  搞什麼東西啊到底多喜歡東方城啊?

「幫我跟父親說今晚我和恩格萊爾在東方城過甚麼中秋節來著所以不回來吃飯了。」

「是的。」

  伊耶交待完後拿起通訊器,「喂、雅梅碟今晚甚麼中秋節到底是甚麼?」

『我不知道!』

「算了蠢貨。」說完,伊耶很快的將通訊器切斷。

  切斷後,通訊器又響起了。

『伊耶,罵完別人又切斷通訊器很不禮貌的!』

「我真不該先找你的。」這次切斷後就直接關了通訊器,以免雅梅碟又打過來。

***

「我說為什麼那爾西也來了。」發言的是鑽石劍衛-壁柔。

「人多好玩啊,對吧小暉侍。」

不管多少次,只要是兩城的聚會都會有這樣的對話。

「我就是討厭他嘛。」壁柔鼓起臉頰說。

「就算討厭也不應該這樣吧?」

正當那爾西想開口回話時,伊耶就對著壁柔喊著。

「好了小柔,到一旁坐著吧?」

「綾侍大哥...」

「喂、老頭你好卑鄙!居然碰我的小柔。」

「真受不了不管哪個都一樣。」伊耶嘆氣的搖了搖頭,就這樣坐在草地上。

「剛剛謝謝了。」

「沒甚麼。」伊耶拔起了地上的草搓了兩下又丟掉。

「伊耶哥哥!」恩格萊爾拿著烤肉串走了過來,「啊、那爾西,要吃嗎?」

那爾西接過烤肉串也不知道該說甚麼。

「啊啊!那爾西~你們過來這裡一起吃吧!」

「比起這個我還是想知道中秋節是甚麼鬼。」

「就是普通的國定工作日然後大家分散烤肉賞月還有吃月餅。源自於慶祝秋季歉收,也會拜祭土地神。」

「那恩格萊爾說的變嫦娥又是甚麼?」

「就鬼話故事的人啊!」

「說到底只是多了個吃喝的節日吧。」伊耶一邊咬著烤肉串一邊說。

  這時那爾西感到自己還是沒法像這樣去做所謂的人際關係,即使他知道范統就只是說話有毛病但礙於修葉蘭和恩格萊爾他不是很想和范統有太多接觸,既然如此我就到旁邊賞月好了。

「你,還好嗎?」見那爾西遠離了人群,伊耶也跟了過去。

「沒事,只是不太喜歡和別人接觸。」

「那我呢?」伊耶看著那爾西說。

  聽到伊耶這問題讓那爾西的心臟又漏跳了一拍,為什麼又說這樣的話?

「你對我有意思嗎?」

「......」

「我並不會討厭你。」那爾西展開了笑顏,因為他想起修葉蘭曾說『不管怎樣,以我們兄弟倆的臉一笑就可以擄獲很多人。』

  伊耶見狀後伸出手攬住那爾西說:「我也不討厭。」語畢,伊耶便穩住那爾西的唇。

 

月光皎潔,依然不懂何謂中秋節,只是不討厭,願我們心連結-

 

──

後記吧(?)

 

「那爾西你不是沒吃東西怎麼嘴角會有醬汁?」

提出問題的是恩格萊爾。

「......」伊耶不語。

「伊耶你說呢?」那爾西笑著問。

「你別再笑了!」

 

 

對不起我是渣渣雖說趕完了但不流暢

我好想死,我先跳到書海去溺斃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沢郁也 的頭像
宮沢郁也

寂寞星空,,LoNeLy StArRy SkY//*

宮沢郁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