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CP - 暉范,微H(?)

※贈給好友凜凜

 

 原本停止轉動的齒輪開始轉動又停止,現在到底是什麼原因又開始轉動著?開始覺得時間正流逝著

自從回到幻世然後從范統上分離出來後,暉侍總覺得自己少了什麼似的,雖然活過來了但是齒輪開始轉動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個時候,而是更早以前……然而能夠以新生居民身分繼續在這世上生活著是因為范統。

想起當初委託范統和身為記憶碎片與他在幻世和現世共同生活著的那段時間是快樂的就相當初身處在東方城的時候一樣。也許當初臉皮不該這麼厚,即使暉侍覺得自己是孤單寂寞覺得冷然而現在卻是兩個個體,兩個截然不同的個體。

 

「原來如此修業蘭你果然是最聰明伶俐的天生麗質又有為的好青年啊!」暉侍在腦內整理出答案後,也沒注意旁邊是否有人,便一個人站在聖西羅宮的前面大喊著。

「雖然我知道你是個不知羞恥的人但請你看場合好嗎?修業蘭。」暉侍完全沒注意到那爾西正站在他後面,當他還在進行腦內思考時。

「啊啊-我親愛的那爾西早上好,你現在好比我剛剛起床在窗外看到的鳥兒一樣,多麼的可愛。」暉侍展開笑顏,但那爾西當然不領情。

....... 」那爾西沒說什麼只是一臉不悅,深鎖著眉頭,他知道現在他說什麼也沒用,面對這種人。

「為什麼你一副要扣我薪水的表情呢?哥哥我既要買新衣服又要約會,你這樣扣掉要哥哥怎麼辦呢?」

「雖然要身為西方城魔法劍衛滾去東方城有點不合理,但是你本身就喜歡待在東方城吧。」

「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那爾西?」暉侍放輕語調問著。

「反正那邊有你熟識的人又有比我可愛的弟弟還有你所喜歡的范」那爾西察覺到自己像是無理取鬧而說了奇怪的話便止住,然後轉身往聖西羅宮走去。

「那爾西」望著那爾西的背影暉侍說不出半句話,因為那爾西最後所說的話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而暉侍今天依舊到東方城去,也不知道自己是以西方城外交使者-梅花劍衛的身分還是舊識的身分前往,也許在東方城的他看起來就真的像那爾西所說的他喜歡那裡,喜歡有范統他們所在之處。然而要避免掉悲傷就只要展開笑顏,展開笑顏面對他們對他來說也輕鬆了些。

「范統!在家嗎?」到頭來暉侍到東方城後的第一件事還是到范統家約他出來吃飯,不過自從回來幻世沒多久范統也被珞侍邀去當代理侍,沒有先約實在不好找到他的人,正當他猶豫是否放棄時,范統家的門打開了。

「是你啊,假黑毛。」打開門的是化為人型的噗哈哈哈。看到是噗哈哈哈開的門,暉侍就完全放棄了,畢竟之前來找范統都被他給擋掉了,理由不是「范統跑出去了」不然就是「要帶著范統去練符咒」。

「找范統嗎?很可惜他到神王殿去了,慢走不送。」噗哈哈哈講完後立馬關上門。

「太奇怪了吧?為什麼出門沒戴上武器?」暉侍在門口碎唸著。

「所以你現在在懷疑本拂塵嗎?」門再次打開,「既然這樣那你就進來等吧別說本拂塵在唬你。」噗哈哈哈一臉不悅的說著。

「暉侍?」身後傳來聲音,是范統的聲音。

「你好啊,范統。」見到范統,他展開了笑顏。

「哭什麼啊?看起來好詭異,我有做什麼好事嗎?」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我看起來就是天然無害的好青年不是嘛?」

「你多騙鬼了,快說你來找我沒有什麼事?」

「當然是找你約會請你吃飯囉。」暉侍笑著說,反正到頭來還是被當作玩笑話,多說一點也沒關係。

「約會行吃飯就不可以了。」范統回他一個白眼。

「這反話真是令人開心啊!」

「你們要說話到什麼時候?要吃飯還是要約會隨便你們現在本拂塵我要準備睡覺了,不要吵我。」噗哈哈哈坐在床上抱怨著。

「現在不是才清晨嗎?要睡也太晚了吧?」

「好煩喔范統,本拂塵愛怎麼睡就怎麼睡,要出去就快出去啦。」說完,噗哈哈哈就變回拂塵。

「吃什麼?上餐館嗎?但是我沒有錢了,你知道的,那爾西他

「那爾西他又給你增薪水了不是吧?」

「是啊,而且每次都一直深鎖眉頭。你替我評評理嘛!」暉侍啜泣著。

「你確定嗎?依我這張嘴能說出什麼壞話嗎?我可不想被你妹妹用愛慕眼光盯著。」

「至少那爾西還願意看著你啊。」

「有這回事的,至少你是他姊,還有我很飽,既然你沒錢我也有錢就去你家吃吧。」當范統這麼說,暉侍不由得開心了起來。

對暉侍來說,也許讓那爾西能夠展開笑顏也是很重要的,但現在在她眼前的那個人,他也有決心要守護著他,直到世界毀滅為止

「啊啊-好滿足喔,餓了就想睡了呢。」范統伸直身子躺到地上。

『這是在誘惑我嗎?不、不,修業蘭你可要忍住啊-』

「范統,這樣子可不好看喔,小心你娶不到老婆。」

「暉侍,你真是」范統放棄反駁,翻過身子直接趴在地面上。

『門戶洞開啊!范統。』暉侍抹著臉,他似乎無法忍耐了,即使他忍受痛苦的耐力很好,但是面對這種狀況

「我說笑的嘛,就算娶不到老婆

「什麼說笑,就算說笑你這話也說了兩次了,渾帳!」詛咒很夠意思的讓范統說出十分之一機率的正常話。

「所以說還有我啊-」暉侍放低身勢從後面環抱著范統,在他耳畔旁低語著。

「暉侍?」因為暉侍沒預警的舉動讓范統遲疑了一下。

「什麼都不要說,就讓我這樣抱著你就好了。」

「你是不是喝對了什麼南北,慢點放開我!」

「范統」暉侍喊著范統的名字,右手往衣內探入,撫上他胸膛,然後在他耳邊細說著「我愛你。」

「你今天怪怪的,我不要回家,快抱緊我。」范統掙扎著,努力的想掙開暉侍的手。

暉侍沒說什麼,站起身然後將范統抱起。

「暉侍說話啊!你這樣會讓我喜歡你啊!而且我是女的耶,你清醒一點好嘛?」

「我想過了,即使被你討厭也不要緊,因為我愛你。」將范統壓制到床上,然後深吻著。

暉侍用舔上了范統的唇,試圖突破他的雙唇深入進去,交纏著。此時的范統放棄掙扎,讓暉侍有點意外。

「那個我都不知道啊,但是這樣不行的」范統兩頰泛起了紅暈。

「但是都是你的錯是你先誘惑我的,在你決定到我家的那一刻你就錯了喔范統。」暉侍打斷著范統笑著說,那個笑不是平常與大家談天的那種笑

「難道昨天你算計好了嘛?」

「別擅自解讀嘛親愛的范統,我好歹也是忍了很久喔,佩服一下吧!」說算計什麼的也只是剛剛范統擅自躺下給自己機會的時候。

「你很急嘛!不要一副輕鬆的樣子,到現在還這麼自戀

「從容是嘛?我才沒這能耐呢你想知道我有多麼的急迫嗎?」語畢,暉侍將他的褲子脫下,用手逗弄著,逗弄著他下體。

「那、那裡不行哈啊-」他想推開暉侍,卻舒服的沒力氣推開。

「范統,有人說過你很單純嘛?全都寫在你臉上喔,其實你很想要的對吧?」暉侍說著也將自己的衣服褪去。

確實月退也這麼認為著,范統在想些什麼都會顯現在臉上。

「有人這麼說過-啊啊-」暉侍將范統的腿扳開,蓄勢待發的直接深入其中。

「呼啊-真棒啊范統。」兩人相互交纏著,「好想就這樣不要結束。」

『好想一直永遠和你在一起,希望時間就此停住…』在暉侍的心中起了這種念頭,他希望齒輪可以不要在轉動,時間不要再流逝,這一切也都是因為范統。

「我愛你,范統。」這個晚上暉侍說了無數次的我愛你。

後記 

 

「原來你是這種人啊范統。」珞侍後退著。

「哦-閃到腰你和阿修成為好兄弟啦!真是太好了呢阿修。」會這麼開心的說出這種話的人別無他人正是音侍。

「嘖。」這聲音是月退發出來的,他一手器化了天羅炎一手擬態,死盯著暉侍。

「不要這樣,你們這樣我好開心啊!」

「是嗎是嗎,原來你很開心啊親愛的范統!」

「你這不知羞恥的傢伙!」那爾西當頭叱喝著修業蘭,卻纏著范統的手。

「那爾西你-」

有兩千字欸呵呵...原本還難產的說(抹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宮沢郁也 的頭像
宮沢郁也

寂寞星空,,LoNeLy StArRy SkY//*

宮沢郁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